<tt id="pavah"><noscript id="pavah"></noscript></tt><b id="pavah"><form id="pavah"></form></b>

        <cite id="pavah"><span id="pavah"></span></cite>

              <tt id="pavah"></tt>
              知音網首頁 > 情感 > 情感故事 > 小護士的親歷故事:還原真實的急診室模樣

              小護士的親歷故事:還原真實的急診室模樣

              www.hbhunyin.com 2020-06-05 11:13:25 知音真實故事 我要評論

              字號:T|T

              這里有痛苦、有希望、有沖動、有理解,這里每天都能刷新人性的下限,也能刷新人性的上限,悲歡離合匯成跌宕的樂章,那是生命的贊歌。

              \



                1

                我叫魏然,90后,江蘇南京人,2016年我從醫學院畢業后,進入南京當地一家三甲醫院做護士。

                在成為急診室一名護士之前,我先在腫瘤科做實習生。

                如果說醫院是離死亡最近的地方,那腫瘤科就是臨界點。待在那里的人,被疾病磨去了一切:金錢、尊嚴、希望,只剩下一個強烈的愿望:活下去!

                與急診室的驚心動魄不同,腫瘤病房是一個獨立的小樓,安靜又壓抑,平靜的外表下是一潭深不可測的死水。

                長期生病的人往往都有一個特點,不修邊幅,身上穿著散發汗臭和各種藥水味的病號服,而且,大部分人腦袋都光禿禿的。

                所以,那年夏天,當我第一次看到一個長發飄飄、與我年齡相仿的女孩時,心里只有兩個字:驚艷。

                與宛若天使的外表形成對比的,是潰爛的下半身,我掃了一眼她的床頭卡,上面觸目驚心地寫著:尤文肉瘤。

                這是一種好發于年輕人的急性惡性腫瘤,很多人會以為是普通的關節疼痛而耽誤治療。為了掩飾被嚇到的尷尬,我摸了一下她的頭發說:“你頭發好漂亮!”她笑著說這是學校cosplay(角色扮演)社學姐送的道具。

                因為年紀相仿,我們有很多話題,她叫邢佳媛,我和其他醫生護士一樣,叫她媛媛,她也給我起了個小名,叫胃胃。

                我見她成天不摘假發,問她:“你不熱嗎?”媛媛回答熱死了,這個假發是塑料的,特別悶,但只要帶著假發,她就覺得和正常人沒什么區別。

                她告訴我,拿到報告單那一刻她沒有任何感覺,但是在理發店把頭發剃禿的那一瞬間,她才真正意識到“我已經是個病人了”。

                “無論生活變成什么樣,我們都應該保持最漂亮的樣子,不是嗎?”她笑著問我。我被她的樂觀感染了,跟她成了好朋友。

                我說我今天累得腰酸背痛,她說今天藥比往常都苦;我說食堂豆油不要錢嗎放那么多,她說今天病號餐肯定沒放鹽……

                我們在同一個屋檐下,經歷著不同的人生。那天剛剛上班,走廊傳來了爭吵的聲音,我聽出了那是媛媛母女,爭吵過后是一段長久的沉默,之后我聽到了微弱的抽泣聲。

                我很不放心,朝著病房走去,看到了愁眉苦臉的主治醫生和一地整理好的行李。那時候《我不是藥神》還沒有上映,許多癌癥患者賴以生存的抗癌藥物還是天價,幾乎隔三差五,這一幕就會上演:

                負擔不起醫療費的病人,回到當地下級醫院做保守治療或是干脆放棄治療,等待他們的是死亡還是生存?不得而知。只是我沒想到,今天竟然輪到了媛媛。

                直到這時,我才知道,她家經濟來源主要是老家的幾畝地,父親殘疾,家里有兩個弟弟,媛媛生病前讀師范大學,有獎學金,依靠打工養活自己,甚至還承擔弟弟的學費。

                看見我,她苦笑了一下:“本來可以賺錢養家的人,一下成為了家里最大的負擔!”

                主治醫生搖頭嘆氣,我知道她想說:“這么年輕,不再堅持一下做進一步治療嗎?”然而她最終什么也沒說。她能治療癌癥,卻治不了窮病。

                媛媛的母親下樓辦理出院手續,兩天后做完最后一次化療就會離開。一想到這么快就要和剛認識的朋友分開,我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我很想安慰媛媛,可一切語言都變得蒼白,我想幫助她,可又無能為力。媛媛察覺到我的變化,換藥時,她調皮地捏了一下我盤起來的頭發,說了那句我曾經對她說的話:“你頭發才是真的好看啊!”

                一瞬間,我腦海里閃過一個想法。
               

                2

                從小我就對一頭烏黑發亮的頭發感到自豪,加上平時沒少做保養,雖然長度已經遠遠超過腰部,卻一點沒有干枯和分叉。理發店老板常常和我開玩笑:“你這頭發剃禿賣掉,至少值兩千。”

                那一刻,我做出一個決定:把頭發剪掉,用換來的錢買一頂好的假發送給媛媛!

                當晚,我走進經常光顧的理發店,得知我要剪短,熟悉的理發師眼睛瞪得溜圓:“你受什么刺激了?失戀了嗎?”我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末了,囑咐一句:“你可給我剩點頭發,別真給我剃禿了!”

                畢竟,醫院對護士的儀容儀表抓得很嚴,上到發型,下到襪子,都有嚴格規定。理發師拼命點頭,表示一定給我設計一個好看的發型。

                最終,我一頭過腰的長發變成了干凈利落的齊耳短發。經過測量,我剪下的頭發有七十多厘米,這個長度的頭發是1000-1200元一斤,理發師買下我的頭發,給了我700元錢。

                我揣著700元錢,走進一家假發店,最終選擇了一款假發。店員表示是用真人頭發和化纖用仿真頭皮編制而成,輕便、透氣,我試戴了下,可愛的波波頭造型,很適合我們這個年紀的女孩。

                媛媛出院之前的最后一個早上,我把那頂假發交到了她手上。她問我怎么剪了頭發,我說天太熱了,換個發型涼快涼快。

                我始終沒提頭發賣錢的事,只解釋這假發是我媽媽以前戴的,現在不需要了。看她開心地戴在頭上,對著鏡子照了又照,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媛媛回到老家的下級醫院做保守治療時,我目送她的身影,為她祈福,希望上天不要辜負這個漂亮的女孩。

                2016年9月,我進入急診室,成為一名真正的護士。正如很多人所說,急診室是醫院最前線,不容馬虎。沒想到,人情冷暖我還沒摸清,先是遇上了一次護患沖突。

                2017年年初的一個下午,我如往常一樣,一邊解答著幾個家屬的提問,一邊安排患者就診。忙亂中,我余光撇到一位東張西望的大爺,慢悠悠地走進了檢查室。我趕緊把大爺拉出來,指了指門口“禁止進入”的標語。

                大爺著急地掏出了老年機,支吾著說他老伴在這里住院,我看著手機上寫著:“消化內科一病區74床。”

                我愣了一下,住院部和急診室完全是兩棟樓,離得足足有五百米,我注意到大爺眼神渙散,行動遲緩,回答文不對題,有點懷疑老人是不是有點糊涂。

                我實在不放心這樣狀態的老人,萬一走丟了怎么辦?于是拜托同事幫我頂一會兒,我把老人送回了位于住院處17樓的消化內科。當時74床病人家屬都不在,我想他們可能是去做檢查了,于是囑咐大爺在這里等家人回來,這才放心離去。

                沒想到幾個小時后,消化內科的護士長帶著一伙人沖到了急診室,護士長問:“你們是誰剛才送一位老人回病房了?”

                見我舉手示意,護士長剛想和我說些什么,她身后一個情緒激動的男人直接跑過來揪著我的領子,沖我喊道:“你把我爸帶哪去了?”身后家屬也是一副恨不得撕了我的表情。

                我被他們嚇了一跳,大腦一時轉不過來,同事見狀趕緊把我和家屬隔開,護工阿姨更是像老鷹抓小雞里的雞媽媽,張開手臂把我護在身后。

                通過護士長的轉述我們才知道,原來老人又走失了!我們的監控是沖著外面拍的,拍不到內部情況,也就是說監控能看到我帶著老人經過了走廊,但再也沒拍到老人離去的影像。

                我百口莫辯,情緒激動的家屬又聽不進去我的解釋,把我當成了罪魁禍首。聽護士長說,一大早老人的兒女們都在忙前忙后地照顧老太太,誰也沒看住那位患有老年癡呆的父親。

                得知老人患有老年癡呆,我的心往下一沉。老人的女兒撲過來要撓我,被保安拉開后還沖我喊:“我父親出事了就要你償命!”我沒有心情安撫家屬,找到老人比什么都重要。

                一個身無分文的老人走不了太遠,我們推測老人可能是從走廊另一側沒有監控的污染物通道離開了大樓,保安早就開始逐樓逐層搜索,院警也著手調查監控,只要老人還在醫院,找到他只是時間問題。

                果然,一個小時后,院警打來了電話,說14樓庫管報警稱她那里有一個迷路老人,讓我們趕緊過去看看。我們一路小跑,在庫房里見到了坐在椅子上手足無措的大爺。

                我們還沒開口,老人像個丟失了玩具的孩子一樣哭了出來,用含糊的哭腔問:“月月呢?月月呢?我找不到月月了……”

                原來,月月就是老人心心念念的老伴。兩人在60年代結婚,這次老太太住院,兩人第一次分開這么長時間。老爺子不顧子女反對,非要到醫院照顧妻子。早上,孩子們帶老太太去做檢查,囑咐了老爺子在病房等著。

                然而,患病老人眨眼就忘了,看妻子不見了,以為出了什么事,開始在醫院瘋狂尋找……事后,老人的家屬向我道了歉,我也表示理解,大家都有情緒失控的時候,好在問題都解決了。

                塵埃落定,我反倒被老人對他老伴的感情感動了。世界上,每三秒就會有一個人被診斷為阿爾茲海默癥,俗稱“老年癡呆”。真正的愛情,或許就是老大爺這樣的:當我老了,失去記憶,我也要用本能去愛你!

                

                3

                2018年年末,軍人優先這一制度正式實施。

                然而制度落實之初,因為宣傳的不到位和個人素質的不同,醫院也發生了種種矛盾。

                那天,我剛為一位軍人辦理好手續告訴他的排位,候診區一位打扮時尚的女士來到我面前:“怎么有這么多后來的還插到我們前面的?”我指了指大廳隨處可見的“軍人依法優先”的標語,表示這是政策規定,希望理解配合。

                沒想到,前一秒還光鮮亮麗的女子,下一秒就宛若潑婦般撕心裂肺地吼:“我說怎么排這么久還沒到!你們憑什么!”

                我無心與她爭執,只能繼續解釋這是法律規定。然而,那位女士根本不聽我解釋,打斷我說道:“我不和你一個服務員講話,叫你們領導來,好吧?”

                她甚至掏出手機對著我的臉錄像:“大家看一看啊,我去過這么多國家,第一次被人插隊后服務員不維持秩序還替插隊者撐腰,這就是那個服務員!”

                正說著,有人扯住了我的衣服,我這才注意到與女子同行的是一名外國女人,正附和著這個女人。

                我有些生氣,和她爭執起來,見我們爭得臉紅脖子粗,看病的小戰士不好意思了,把號放到了桌子上,靦腆地說:“我有一天假,不著急,可以等。”我白了他一眼,沖他喊了一句:“有你什么事?進去看病!”

                那位女士也不甘示弱地說要投訴我,見狀我把工牌拍到了桌子上:“出門左拐第三棟樓一樓醫療糾紛辦,你投訴去吧!”

                說完這句話,我就后悔了。雖然一開始我做得沒錯,但我千不該萬不該和她吵架,如果她真的鬧到醫療糾紛辦,我也不會全身而退。

                正當我不知如何補救時,人群中傳出一個蒼老而堅定的聲音:“軍人保家衛國,憑什么不能優先?”

                我順著聲音望去,看到了一個衣著樸素的老者。一句話,像萬古長夜中突然燃起的星星之火,指責女人的聲音此起彼伏。

                “無理取鬧!”“火災地震你第一個進現場,我們也讓你優先!”“看不慣你也去參軍啊?”“這是軍人應得的!”“小姑娘別怕,她要投訴我們都給你作證……”

                這其中有蒼老而沙啞的聲音,也有年輕而有力的聲音,在這一聲聲浪潮中,女人訕訕地走回座位,而我站在導診臺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千言萬語,卻如鯁在喉,最終,我走到了候診室的一排凳子前,對著好心人鄭重地說了一句:“謝謝!”

                常常看到醫患矛盾的新聞,其實,醫生、護士算是高危的服務行業。相互理解、相互尊重,這才有和諧的就醫環境啊。
               

                4

                2019年3月,下午4點,是我們醫院交班的時間。

                我一邊在心里計算著下班時間,一邊默默祈禱千萬別出什么事耽誤我下班。然而,意外總是毫無征兆。就在準備交班時,急救車停在了大門口。

                我和同事立刻從椅子上彈起來,沖出去看病人是什么情況。車門打開,我們倒吸一口涼氣,里面是一對年輕夫妻,妻子竟然是一位渾身是血的年輕產婦!

                急救員說:“八個月產婦,車禍,有早產跡象!”我趕緊和同事分頭行動,跑去通知搶救室準備搶救,一邊給所有關聯科室打電話。

                一聽說是遭遇了車禍的產婦,沒過一會兒,本就不寬敞的搶救室匯集了來自婦產科、新生兒科、神經外科、骨科、脊柱外科、麻醉科、普外科等科室的醫生,盛況堪比全院會診。

                我在狹窄的護士站里踮著腳走,不小心踢到了一堆塑料袋,我說:“這誰買的菜啊,怎么放這兒了?”

                另一位護士說:“是神外曹主任的,本來都拎著菜籃子準備回家了,結果被當場抓了壯丁,拎著大蔥就風風火火跑來了。”

                跟著產婦一起來的丈夫表示,是兩人騎電瓶車時摔倒所致,年紀較大的婦產科楚主任當場拍了桌子:“你們小年輕怎么這么瞎胡鬧?”

                男子低著頭,什么都沒有說,半晌,才冒出來一句:“孩子還能保住嗎?保不住我們不要了!”

                楚主任氣得又要拍桌子:“我們這么多人在一起努力保你這個孩子!你這當父親的怎么說話的?”

                眼看孩子父親消極治療,加上他身上也有車禍受的傷,我們趕緊讓他去掛號檢查。

                母體失血過多,胎兒供氧嚴重不足,這樣下去母嬰二人隨時會有危險。經過一系列檢查,最終,在場的專家一致決定:把孩子取出來,讓他提前來到這個世界上。

                手術有條不紊地開始準備,這時,不好的消息傳來,產婦竟然患有AIDS(艾滋病)!壞消息一個接一個,孩子的父親竟然也是艾滋病毒攜帶者!

                我們先找到了產婦,詢問她是否知情,她支支吾吾地點頭,說是怕醫生不給她做手術,才隱瞞下來。

                在場的醫生、護士,臉色都陰沉下來,開始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傷口,回憶是否接觸到血液。好在,有驚無險。

                這也得感謝我們長期以來的安全警覺,正是這種警覺,我們救下過好幾例隱瞞傳染病史的患者。

                產婦的手術如期舉行,過程驚險,好在結果順利,孩子平安來到了世界上。

                孩子一出生,就被迅速送往NICU(新生兒監護室),只是,孩子也理所當然地是艾滋病毒攜帶者。孩子在監護室,孩子媽媽也去了骨科治療車禍傷,然而,新的問題出現了。

                小兩口是外地人,沒有醫保農合商業等保險,治療全程自費。住院那天是搶救,辦理了欠費手續,舊的治療費遲遲不補齊,新的治療費又交不上。

                這樣下去,一切藥物不得不暫停使用,只給最基礎的生命維持。無論是對產婦還是小寶寶,都有巨大的風險。

                在婦產科護士一遍遍催費之后的一個早晨,令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小兩口一起從醫院消失了,還丟下了監護室里的孩子!

                如果找不到夫妻倆,他們的治療費用就要從各科室醫生、護士的獎金中扣除,更頭疼的是,孩子沒有媽媽怎么能行?

                無奈之下,醫院只得選擇報警,希望能夠借助警方的力量,讓那對年輕的夫妻迷途知返。

                不可思議的是,幾個小時后,產婦獨自一人返回了醫院,還帶來了4000多塊錢,表示是孩子的治療費用。雖然只是杯水車薪,但至少給孩子重新點燃了生的希望。

                病房里,有人向她打聽她丈夫的去向,女人搖了搖頭,表示男人在得知孩子也有艾滋病后就有了拋棄的念頭,而她實在無法割舍這個小生命,于是選擇回來。

                最終,醫院撤回了報案,一切治療用最低標準。七天時間,孩子花費三四萬,女人只付了1萬多,一些家屬見寶寶可憐,主動送給產婦一些尿不濕和奶粉。

                可是,男人能否接受自己的骨肉,孩子攜帶病毒的未來日子如何,我們不得而知。

                或許,這是命運對這對小夫妻的懲罰。只是可憐了孩子,往后的人生注定跌跌撞撞。
               

                5

                2019年5月,我又一次去理發店剪短發。理發師饒有興致地開玩笑:“你不會是又要給患者換假發吧?”我笑了笑,想起媛媛。我說:“好幾年了,我都沒有她任何音訊。”

                其實,媛媛一直在我記憶里,不曾忘記。因為她是第一個讓我明白了生命殘酷的人,也給了我職場最初的陪伴。我一直不敢主動聯系,因為,或許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我沒想到的是,2019年6月的一天,媛媛突然給我發來視頻通話。鏡頭里,她仍然靈動美麗,大眼睛彎成了月牙。

                一上來,她就興奮地問我:“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很驚喜有她的消息,但還是搖了搖頭。她沖我做鬼臉,說:“是我正式確診三周年紀念日!”我恍然大悟。

                她一本正經地解釋:“當時醫生說我大概只剩下三年,現在三年過去了,雖然失去了一條腿,但是我還活著!”

                原來,在離開我們幾個月后,化療也無法抑制不斷繁殖的癌細胞,媛媛不得不做了一個殘酷的決定:截肢,徹底將包括右腿膝關節以下的部分切除,以此來阻止癌細胞進一步轉移。

                這幾乎是每一個骨腫瘤患者的最終歸宿。

                沒有了頻繁的化療,媛媛的氣色比住院時好了很多,甚至可以坦然地和我開玩笑:“我這腿像不像海盜頭子?”看著她燦爛的笑臉,我打心眼里為她高興。

                我還了解到,電影《我不是藥神》的上映,促進了藥品管理法的推進,許多抗癌靶向藥進入了醫保報銷項目。加上縣里的扶貧干部幫媛媛聯系了許多淘寶店的客服工作,她每天都敲著鍵盤忙得不亦樂乎。

                就連她不會寫字的媽媽,也被安排了一份小飾品組裝的工作,一個弟弟也上了大學,學費由國家正式的機構貸款不說,成績優異的他每年都能得到獎學金。他們把家里的田地外包出去,每年也是一筆收入,小日子過得蒸蒸日上。

                “三年,真的好快啊!”她感嘆道:“藥還是那么苦,生活還是那么難,但只要活著,總會有好事發生,不是嗎?”說完,她朝我送上大大的飛吻。

                如果說,在醫院工作,總是被負面情緒包圍,那媛媛這種從天而降的喜訊,便是真正的正能量,和成就感。

                有人說,醫院比教堂傾聽了更真誠的禱告,比婚禮現場見證了更深情的山盟海誓。

                這里有痛苦、有希望、有沖動、有理解,這里每天都能刷新人性的下限,也能刷新人性的上限,悲歡離合匯成跌宕的樂章,那是生命的贊歌。

              【本文來自知音旗下公眾號:知音真實故事 ID:zsgszx118,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缤果彩票 www.ermanufacture.com:万山特区| www.futurecitieschina.com:花垣县| www.fionatate.com:连平县| www.galbia.com:舞钢市| www.turismogay.net:日照市| www.kzftp.com:报价| www.263250.com:浏阳市| www.choicecityrebels.com:寻乌县| www.bjahwt.com:安陆市| www.shipwatch.org:塔城市| www.lakehousemitchell.com:昌黎县| www.abc-telecom.com:晴隆县| www.katherineboliek.com:北海市| www.z9697.com:双峰县| www.santiagopalacios.com:廊坊市| www.aureliogonzalez.com:渝中区| www.geofastexpress.com:尉氏县| www.z5838.com:广昌县| www.jinjin2car.com:内黄县| www.m8589.com:突泉县| www.tarotcardadvisor.com:辰溪县| www.wwwhg5416.com:贵溪市| www.stonedz.com:临朐县| www.treasuredspotbookreviews.com:安宁市| www.shunda-steel.com:增城市| www.salvedining.com:闵行区| www.cqtmc.com:百色市| www.shshangxin.com:宣城市| www.thebasketgourmet.com:微博| www.52okcar.com:二连浩特市| www.xx4y.com:海南省| www.ptlins.com:吴旗县| www.illuminingtalks.org:四会市| www.midwestdivers.com:宁蒗| www.mjdxxss.com:五寨县| www.whatsnewbondi.com:广德县| www.vmarketingblog.com:淅川县| www.idoltheory.com:广州市| www.whatschimp.com:思茅市| www.dramacity4u.net:贵德县| www.fr662.com:安乡县| www.wwwhg6722.com:凭祥市| www.boyamax.com:延津县| www.anhuitiehua.com:沈丘县| www.3dglases.com:庆安县| www.vicomech.com:平谷区| www.snuhctc.com:汤阴县| www.taian720.com:台中市| www.alpacitnz.com:梁平县| www.beijingxinxin.com:公主岭市| www.kzftp.com:永善县| www.bogree.com:虹口区| www.alihybrid.com:西林县| www.hg93789.com:辽源市| www.fg556.com:泉州市| www.binggankong.com:苍梧县| www.summeranciationalize.com:平阳县| www.thehelvetia.com:攀枝花市| www.holytemplenc.org:武威市| www.carandpetspa.com:华亭县| www.wrennak.com:防城港市| www.378dan.com:宾阳县| www.iflix32.com:陆川县| www.aircompressorhose.org:凌云县| www.consumsostenible.com:那曲县| www.bobbysidenberg.com:河源市| www.ffgrx.cn:镇赉县| www.g9773.com:桑日县| www.borealmatters.org:加查县| www.mikenatalizio.com:黔西县| www.jf1298.com:涟水县| www.surfaudiovideo.com:独山县| www.adapir.com:镇原县| www.tjlc56.com:仪征市| www.cnshippingk.com:镇巴县| www.4sdzz.com:科尔| www.xbcncp.com:巴里| www.sxpak.com:沁源县| www.shguwanpm.com:淮滨县| www.telepoisson.com:甘孜县| www.yipaidaipai.com:镇坪县| www.businessptr.com:吉木萨尔县| www.hg30789.com:合江县| www.actcci.com:七台河市|